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福田区再添品牌小学

福田区再添品牌小学

作者:匿名 人气:4356 时间:2019-12-03 10:13:39
摘要:根据福田区政府与万科集团签署的协议,红岭实验小学将以公立学校委托管理的方式委托红岭教育基金会承办,从校园建筑到办学模式再到课程设置都进行全面创新。福田区副区长孟漫则认为,红岭实验小学的开办,是福田区深

红岭中学(集团)红岭实验小学两个教室之间的中间墙不是固定的,而是一扇可移动的折叠门,展开后可用于课堂教学。《南方日报》记者朱洪波拍摄

10月16日上午,红岭中学(集团)红岭实验小学在一个崭新的校园里正式举行开学典礼。红岭实验小学作为深圳传统精英学校改革创新的先锋——红岭中学(集团)的第一所小学,在“诞生”之前就备受关注。学校本身不仅提供1000多个学位以缓解该地区儿童的压力,而且还有一个不同于其他公立学校和红岭原有学校系的办学体系。

这所学校和普通学校有什么不同?管理体制和办学模式有哪些创新?南方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作者:刘力,孙莹,徐峰

记者:颜惠民

规划/协调:刘力孙英

校企合作建设高水平创新型学校

红岭实验小学是一所高水平的合作创新型学校,由福田区政府与万科集团合作举办,由红岭中学(集团)主办。根据福田区政府与万科集团签署的协议,红岭实验小学将委托红岭教育基金会以公立学校管理的形式承担该项目。将在校园建设、办学模式和课程设置等方面进行全面创新。

当天,万科梅沙教育事业部总经理、万科教育发展基金会主席唐璐将5000万元的“金钥匙”交给红岭中学(集团)校长张健。同时,福田区政府还将拨款5000万元,共计1亿元作为红岭教育基金会的二期基金,专门用于支持新学校开展体制、机制、人事制度改革和课程教学创新的高端发展。

红岭实验小学是红岭集团在福田区探索明德模式的基础上,对现有学校的办学体制进行的改革福田区教育局局长田红明表示,支持红岭实验小学以公立学校委托管理方式办学,是红岭中学(集团)探索公立学校委托管理,引入社会投资改革体制机制的重要举措。

福田区副区长孟曼(Meng Man)认为,红岭实验小学的开设是福田区深化教育改革的新起点,也是福田建设高标准新学校、为更多孩子提供优质教育的里程碑。

多边形教室可以一起教。

走进崭新的校园,你会发现万科集团建造的新校园充满了未来感。学校位于福田区安托万山西侧。它占地近1万平方米,是第一批招收1-5年级11个班508名学生的学校。整个校园不同于传统建筑的方正高层建筑。进入视野的都是自然的流线和庭院设计,它在高度上是进步的,交错有序的。据报道,学校的设计师“源计划”(Source Plan)是业界的先锋设计团队,从设计开始就一直努力工作。

红岭实验小学教室为多边形结构。每个教室比传统教室大10到20平方米。额外的空间为互动和混合教学提供了保证。值得一提的是,两个教室中间的墙不是固定的,而是一扇可以移动的折叠门,展开后可以用于课堂教学。

校园有一个温水游泳池、一个小剧院、一个篮球场和一个大体育场,以及其他供学生使用和与周围社区互动的完整设施。每天放学后和周末,一些学校设施可以根据社区居民的实际需要向公众开放。

让“探究”成为主要的学习方法

“在这所新学校里,学生的学习方式不再机械化,而是基于项目的学习,这使得学生可以在一系列学科项目和跨学科项目中学习。洪凌实验小学执行校长臧秀霞告诉记者,无论是国家、地方还是校本课程,洪凌实验小学都将把“探究”作为最重要的学习方式,充分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主动性,确保学生实现概念理解、基本性格形成、关键能力获得等学习目标。教师已经从知识传授者转变为学生项目学习的设计者和助手,并成为学生学习项目的设计者。

据介绍,红岭实验小学通过采用分组学习和小组教学管理,实行班主任负责制和全员参与制的班级管理,采用主副班主任和学科教师协调备课上课的教学组织模式,创新教学组织,创造灵活公平的学习环境。

■延伸

深圳兴起“名牌企业政府”办学模式

机制和制度的改革创新激发办学新活力

事实上,像红岭实验小学这样的“知名企业政府”的办学模式,近年来已经在深圳基础教育领域如腾讯慈善基金会、福田区政府组织的明德实验学校等涌现出来。万科教育发展基金会和龙岗区教育局联合组织鹿城外国语小学和天宇实验学校成为两所新的公立学校。由新疆公益基金会、深圳中学和南山区政府共同创办的深圳钟南山创新学校;盐田区海云学校,由华大基因与盐田区政府合作创办等。,均采用“名牌企业政府”(或“名牌企业和名牌大学政府”)的运行模式。

“这种新的办学模式既不是公立的,也不是私立的。它属于第三方,是对办学体制的新探索。”深圳教育学院院长叶文子曾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指出,这种新的办学模式是深化办学体制改革的重要体现,给深圳基础教育带来了新的资源和活力。

扩大办学自主权推进现代学校制度建设

记者了解到,目前的公立和私立教育体系相对僵化,制约了深圳基础教育质量的持续快速提高。公立学校是由政府财政拨款开办的公共机构,师资和办学条件相对先进,但受到更多的政策约束,办学机制和就业机制不够灵活。然而,私立学校是由企业作为法人经营的。以盈利为目的,学生平均投资水平与公立学校存在较大差距,办学质量得不到有效保障。

社会对教育的需求逐渐多样化,越来越多的力量希望介入其中,推动教育改革。与此同时,政府在办学方面也更加开放。2015年,市教育局提出探索混合学校发展,探索政府资助、联盟发展、团体教育等多种管理模式,逐步建立开放教育管理体系,创新社会参与和监督机制,提高办学效率。

“知名企业与政府”如何合作办学?记者发现,这些新的中小学在合作模式、建设和管理上有相似之处。

例如,明德实验学校是该国第一所“公立和非公立”学校。它由一所公立学校管理,由一个独立的公益教育基金会承担。实行学校管理委员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学校管理委员会包括政府、腾讯公益基金会、学校、家长等。学校每年可获得福田区教育局根据学生人均资助标准分配的教育成本补贴,义务教育实行招生和免费入学。

龙岗天宇实验学校和鹿城外国语小学作为新的公立学校,是“公立的”,学校从政府那里得到与现有公立学校相同的补贴,学校根据义务教育公立学校的招生条件、规则和程序统一招生。“新型”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新建设、新事业、新管理、新评价。

对于新建成的红岭实验小学,政府根据公立学校的投资标准,实行按学生资助保证制度,每年一次性拨款。新体制下的学校在人事招聘、干部任免、工资制度制定和财政预算支出等方面逐步实现自主管理。据报道,红岭实验小学的人员编制由福田区组织人事部门按照普通公立学校的标准确定,学校自行决定如何使用人员编制。学校将充分发挥学校的用人自主权,实行分类就业,并能进能出。

业内人士指出,这种新的办学模式最重要的意义是引导学校为社会办自己的学校。这非常符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提出的“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学校制度建设目标。

激活办学活力推进更多优质新学校

实行校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进行课程改革和创新...一系列创新措施帮助深圳明德实验学校快速发展,进入深圳优质学校行列。“明德模式”的成功也加快了福田区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教育改革的步伐。

2015年4月,福田区政府和深圳万科集团共同投资红岭教育基金会,以红岭教育集团为试点单位,改革现有学校的办学体制。自该小组成立以来,实行了理事会领导下的主要责任制。理事会是集团的最高管理和决策机构,审议集团的发展计划、年度工作计划、年度预算和决算等重大集团问题。委托人为本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全面负责本集团的管理。

“如果德国实验学校成为福田区新学校探索公司治理改革的典范,那么红岭教育集团将成为福田区探索现有学校公司治理结构改革的另一个方向。”田宏明认为,福田区政企合作办学的制度创新将为深圳乃至全国基础教育体制和机制的改革创新发展探索新的路径。

对此,相关专家还表示,深圳的优质企业和政府联合举办具有多重价值的中小学是件好事。对深圳居民来说,政府资源与市场机制的有机整合有利于获得免费、优质的基础教育服务。对深圳基础教育而言,将有助于深化教育体制改革,进一步探索理事会领导下的去行政化教师管理和校长负责制等管理机制,构建管理与评价相分离的现代教育治理新体系。它还将催生许多高质量的新学校,激发现有公立和私立学校的竞争意识和办学活力。

Copyright (c) 2002-2011 indkino.com版权所有
偏坦新闻网
Top